清九耶v盲魚魚

魚魚是傭吹
魚魚很皮
魚魚想做第五的攻略
魚魚考完雅思開始寫文
是魚魚太菜了
魚魚……也要努力了

感觉理想题材很赞,超想试试手,争取明天中午之前写完上传。٩(`Д´)۶lpl冲鸭

倒计时(1)

裘前ooc
小学生文笔
完全不知所云,负能量满满
不喜勿喷

“能和我说说,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?”
我坐在昏暗而狭小密闭空间中那张破旧的桌子边,借着吊灯那忽明忽暗的闪烁微光向着隐约能看到人影的方向问道。
“……”没有回音,他用沉默回答。
隐隐约约,我借着一闪而过的光线看到了他的眼睛,那双昏暗而浑浊的金色眸子里闪过一种难言的光芒,听说人们通常称之为悲伤。
侧过脸,看向墙上那个破旧但尚在工作的钟。钟的样式很熟悉,但我忽然无法回忆起,这份熟悉感是来自哪里。
在我思考的同时,坐在对面的男人顺着我的视线,缓缓的转过头,那双无神的眸子只在钟上短暂停留,就快速地转开了。但我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“时间……似乎不多了。”我知道对面这个不修篇幅的男人正处在崩溃的边缘,我也不介意在这么极端的情况下加上一把火。有些事并不是一味躲避就能结束的,说出来才会有更多的人解脱。
也许一味地等待将不会有任何进展,我似乎该选择别方法,得到我想要的东西。“如果您无法回答这个最初的问题,我想接下来的一切询问以及我们的服务都没有必要进行,说实在的即使我神通广大,也不可能无中生有。对吧,威廉先生。”说着,我收起了手中的本子,并将笔夹在了封面上,微微离开椅子做出拖椅子要离开的样子。
“不,别走……请、允许我好好想想,想想他的名字。”威廉先生近乎哀求。当然我从没有想过完成委托前离开,在适当的时候用一下小技巧是十分有助于委托的完成的。
“虽然我不知道先生你为什么会将他的名字尘封,如果你不介意,能讲述一下任何关于你们在一起的经历。”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似乎透露出烦躁,但我反复告诉自己,这个表面看上去无比颓废的男人,是我唯一的希望,找到那个我童年阴影的人。
“鱼小姐,我……无法说出口,他的名字,和他有关的任何事,我……说不出来”威廉似乎在躲避什么,但在我看来恐惧似乎更能形容这个青年。
从某种意义上讲,我知道他为何连自己的‘思念’都无法表达,因为我也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埋藏在我内心的恨。应该可以用’恨’来形容吧,我甚至无法表达那时候的经历,更像是一场令人悲伤的梦境,直至我成年,我都无法判断我所经历的是真实的修罗场,还是我只是天生不幸,却将一切归罪于一个我甚至无法确定他存在的人身上。
“鱼小姐,你……还好吗?我似乎可以和你讲一点我零碎的记忆,不知到可以吗?”威廉沙哑的嗓音把我从回忆拉回了现实。
“威廉先生,我愿意倾听,如果可以帮你解决,压在心底的’秘密’是最好不过的”
“那天,我们结婚了!”

是新人,写了些关于裘前的小段子,真的超喜欢这对,但是又没有好的糖,只能想到啥写啥了
我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
估计是个悲剧
写的时候全是负能量QAQ

佣兵就是要皮(强行把杀三放一皮没了)
炒鸡心疼鹿头,想送只破译了一个码的奈布去地窖,还不如直接放飞了算了。

唉,直男的可怕之处